追蹤
細雪舞 漫步行
關於部落格
莫聽穿林打葉聲,何妨吟嘯且徐行。

竹杖芒鞋輕勝馬,誰怕?

一簑湮雨任平生。

料峭春風吹酒醒,微冷,山頭斜照卻相迎。

回首向來蕭瑟處,歸去,去無風雨也無晴。
  • 134033

    累積人氣

  • 54

    今日人氣

    0

    追蹤人氣

(心得)《夜行歌》- by.紫微流年 江蘇文藝出版社出版


介紹:

作者:紫微流年  
出版社:江蘇文藝出版社
出版日期:2015/03/31
卷數:簡體版   全   2   本


寫江湖,有殺伐倥傯、智計連環
寫情深,是入骨相思、繾綣柔情
繼滄月、藤萍、傾泠月之後,最具口碑武俠言情作家 紫微流年 經典之作


天山,江南,一場喋血萬里的生死與共
縱酒,策馬,一闋劍指風流的笑傲江湖

七年殺伐生死路,攜琴寄鶴共緩歸
 

明月出天山,蒼茫雲海間。七年殺伐生死路,攜琴寄鶴共緩歸。
那年,天山雪滿,他和她在殺戮場相遇。她是彈指碎煙花的殺手,為復仇以身試毒,歷經寒暑稚顏不改;他不過一介無名小卒,為了生存摺節為奴,忍辱負重心事成灰。
那月,他跟著她走在死一般的寂靜裡,歌聲忽起,道盡了生之歡悅、死之靜穆,卻溫暖得讓人落淚,他愣愣望著她,終止了一切思維。從此,他的命是她的,他的心也是她的。
那天,明月破出雲海,萬里風起,他翻身上馬,一把帶起她攬在身前,隨即縱馬而出,直奔江南。他低頭輕吻風揚起的發,道:“我們,回去。”
那時,他不會想到,昔日生死相托的兩人有一日會境地全殊,各分天涯。
眼見天各一方,紅顏半隕,如何才能執手相看陌上花?
若還可以,說好了,一起老,一起死。百年之後我們埋在一起,墳前種上青青的樹。春天開出滿樹的花,風一吹就像我在對你說話。好不好?

遠離了沉沉山影,他漸漸放緩了韁繩。
一輪明月從天山層層峰巒間穿出,浮于蒼茫雲海之上,連晨星都失卻了光輝。萬里不斷的風掠起,拂過江南舞榭,吹過邊關冷月,浩蕩連綿不息。如練清輝遍灑天地,自然的壯景讓人心神俱醉。
縱已見慣,懷中的人兒仍不自覺地讚歎。他收緊了雙臂,胸臆充盈,忽然間心潮澎湃,一聲清嘯出口。
由來征戰地,不見有人還。
長風幾萬里,吹度玉門關。
輾轉殺戮,兵戈七年,終有一日,放蹄還鄉,脫出囚禁已久的牢籠。
他低頭輕吻風揚起的發,難以自製地激動。
“我們,回去。”

一輩子,聽起來那麼長,長得仿佛充盈著希望。他像是忘了懷中的人命如朝露,一廂情願地描畫,“到了揚州,也會有這樣一處院子,我會佈置成你喜愛的景致。江南落雪的時候不多,等身體調養好了,我帶你去觀雪後湖景,夏天陪你賞月撲蝶。百年之後我們埋在一起,墳前種上青青的樹。春天開出滿樹的花,風一吹就像我在對你說話。好不好?”

“如果有一天死了……將來我先走一步,必得你好生斂葬;若複多年你也過世,屆時又由誰呢?”
“這麼一想,覺得生一個孩子也不錯。”她低頭看看小腹,漾起微笑,“總得有人把我們埋在一起。”
他許久出不了聲,終於話音微啞道:“說好了,一起老,一起死。”
“嗯。”
不知何時,屋外又下起了大雪。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