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細雪舞 漫步行
關於部落格
莫聽穿林打葉聲,何妨吟嘯且徐行。

竹杖芒鞋輕勝馬,誰怕?

一簑湮雨任平生。

料峭春風吹酒醒,微冷,山頭斜照卻相迎。

回首向來蕭瑟處,歸去,去無風雨也無晴。
  • 133791

    累積人氣

  • 49

    今日人氣

    0

    追蹤人氣

(試閱心得)《妹妹的墳墓》- 一句沒有說完的話,一個習以為常的轉身,卻是難以挽回的生離死別…… by.羅伯‧杜格尼Robert Dugoni 譯者:李玉蘭 奇幻基地出版


介紹:

作者:羅伯‧杜格尼Robert Dugoni
譯者:李玉蘭
出版社:奇幻基地
出版日期:2016/08
卷數:全  1  本



★亞馬遜超過9千個心得按讚推薦,上市後每2秒賣出一本
★每天飆破一百筆,讀者5星滿分好評狂熱湧現!
★盤踞排行榜長達20個月傳奇,至今不斷改寫自身紀錄!
★美國亞馬遜驚悚文學分類排行TOP 1,Kindle電子書2014年百大暢銷書。
★《懸疑雜誌》2014年度選書、《圖書館期刊》2014年最佳驚悚文學。
★南西.珀爾文學獎得主,哈波李文學獎法律小說類決選,國際驚悚作家協會(ITW)年度作家決選。
★榮獲出版人周刊、書單雜誌等各界重量級好評大作,長駐紐約時報、華爾街日報暢銷榜。


一句沒有說完的話,一個習以為常的轉身,卻是難以挽回的生離死別……
 
我的妹妹失蹤了很多年,屍體從未被尋獲,
當時的罪證與目擊者供詞都指向她被謀殺致死,
嫌犯獲判無期徒刑定讞……
我從來不相信這就是真相。
 

「答應我,聽話。」
「好,我答應妳。」她在心臟前畫了個十字發誓。
從此之後,我再也沒見過她──我的妹妹莎拉。


多年前的那一天,
在我轉身留她獨自一人目送我離開後,
莎拉不見了。


鎮民傾巢滿山搜索,父母焦灼聲聲質問,
而我搞不清楚發生了什麼事;
接著,據稱已殺死我妹妹的男人被逮捕定罪,
卻怎麼也不說出屍首的下落,
得不到解答的父親難忍悲痛舉槍自盡,
母親也隨之病發身亡,
刨心的愧疚和絕望逼得我只能逃離。


多年來,我沒有一天不想起莎拉,
也時時刻刻做著準備,
等著她出現的那一天到來。


終於,一通來電通知莎拉的白骨在家鄉山中的洞穴裡找到了
我踏上返家的路,展開籌謀已久的翻案上訴,
模糊不清的證據、迴避不談的鎮民……越來越多這樁命案的疑點湧現。
我的妹妹是怎麼死的?
哪怕再一次讓內心傷口鮮血淋漓,
我也會一塊一塊親手挖開,
那個小鎮不肯對我說的祕密。


當悲傷席捲,信念崩塌,
失去至愛的痛楚,要如何被撫慰?


心得:

雖然殺害妹妹的兇手已經伏法,可是面對審判過程的重重疑點,加上妹妹莎拉的屍體始終沒有找到,即使這些年來崔西遠離故鄉,仍然默默蒐集資料,在這20年中她把找出殺害妹妹的真兇當成唯一重要的事。
 
這個故事用了套路卻不落於俗套,故事大綱是屢見不鮮的遺族尋找真兇的故事,可是作者將這個舊故事寫出了新意,不但真兇相當出乎意料之外,過程中因為丹的加入,讓整個故事劇情進展流暢且不會顯得太過於沉重,好吧,我承認我想看丹與崔西的曖昧比想知道真兇是誰成分更重,沒辦法,丹實在太有成熟男人的魅力,不管是律師專業也好,生活品味也好都相當迷人,然而最奇特的是讓整個故事滿布懸疑氣氛的最大功臣,不是那個所謂還逍遙法外的真兇,而是小鎮上行事詭異的居民們。
 
20年後的崔西只剩下她孤伶伶的ㄧ個人,原本幸福美滿的家庭因為莎拉的被害身亡變得分崩離析,剩餘的家人隨著莎拉的腳步,在這20年間一一離開了崔西,身為西雅圖刑警的崔西,沒有工作時花了許多時間蒐集關於妹妹命案的各種報導資料,並從中一一釐清當出那場審判中的種種疑點,一通找到莎拉遺骨的電話,將崔西帶回了她的故鄉─松雪叢林鎮,面對語帶保留的鎮民和好像有所隱瞞的小鎮警長,更加助長崔西心底的懷疑,在莎拉的葬禮上重新遇到崔西的玩伴丹‧奧萊利,他不但回小鎮上定居,更成為了一名律師,因為這層身分關係,崔西將她這麼多年來蒐集的資料跟懷疑通通告訴丹,丹實際了解之後也對那些疑點百思不得其解,他們兩人最後看法一致,就是當初被當成殺害莎拉兇手定罪的艾德蒙‧豪斯是無辜的。
 
於是兩人與豪斯達成共識,開始積極展開為莎拉命案翻案的動作,在與小鎮居民、當初審判時的相關人員的攻防戰裡,更加確定了崔西與丹的懷疑,當初是那些包含崔西父親在內的相關人員聯手陷害豪斯,而真正的兇手現在還逍遙法外,可是最後兇手與犯案動機揭曉,崔西才赫然發現她一直追尋的真相,其實是她父親對她最深的愛,以及小鎮居民對崔西最大的保護,不讓她知道,因為真相對她來說會太過殘忍,既然已經失去了一個女兒,當然要用力保護剩下的那一個,這個令人感到悲傷的決定,完全顛覆了故事一路走來將崔西父親跟小鎮居民定義為各懷鬼胎的形象,雖然最後他們弄巧成拙了,因為沒有跟崔西說明真相,不但害得崔西這20年來相當耿耿於懷,最後甚至差點放走真正的兇手。
 
崔西父親跟小鎮居民的作法是錯了,但於情卻令人無法苛責,當司法無法將兇手繩之以法,甚至無法令兇手得到應有的懲罰時,那該是多無語問蒼天的無奈,所以崔西父親跟小鎮居民選擇劍走偏鋒,也實屬無奈之下唯一可以採取的作法。
 
故事結尾處除了丹在法庭中的精彩攻防,天氣的元素也成為塑造氣氛最大的功臣之一,當豪斯被宣判無罪開放的那天,剛好是連日以來的暴風雪最強勁的一天,好像連老天爺也在阻止那天要發生的事情一樣,最後作者利用暴風雪將整個故事的氣氛帶往最高潮,內在真兇現形的大逆轉,加上外面蕭蕭淒厲的風雪聲,要為這起因誤會釀成長達20年的悲劇,來一個最戲劇化的結局,這起命案會讓人感到這麼不捨,是因為崔西跟莎拉的好感情,看到莎拉說等崔西結婚後,莎拉也要跟崔西比鄰而居時,就忍不住想,要是莎拉沒有遇到這場悲劇,也許她的夢想就會成真了,不過如果真的這樣,也許丹跟崔西就不會發展曖昧的機會了。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