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細雪舞 漫步行
關於部落格
莫聽穿林打葉聲,何妨吟嘯且徐行。

竹杖芒鞋輕勝馬,誰怕?

一簑湮雨任平生。

料峭春風吹酒醒,微冷,山頭斜照卻相迎。

回首向來蕭瑟處,歸去,去無風雨也無晴。
  • 121378

    累積人氣

  • 26

    今日人氣

    0

    追蹤人氣

(心得)《親愛的阿基米德》- 有些人,不會因為危險而不去愛...... by.玖月晞 聯合文學出版


介紹:

作者:玖月晞
出版社: 聯合文學
出版日期:2014/11/16
繁體卷數:全  3  本


他是聰明孤僻的天才密碼專家,
她是少根筋的天才生物學家,

一個科學家是一個天才,兩個科學家是兩個天才,
可天才和天才談戀愛,蠢死了!


 
《親愛的阿基米德(上)》
「這份一百多位頂級解密專家都束手無策的密碼。言溯先生,你想挑戰嗎?」

一個下雪的日子,甄愛帶著一張CIA解密專家都束手無策的密碼找上言溯。
她的身分虛假,反應慢、邏輯混亂、廚藝差,不僅笨、還固執。
但同時言溯也發現,她很聰明,在她身邊,他很自在。

琵琶與鸚鵡螺帶著不祥的徵兆出現,甄愛周遭的世界開始悄悄改變。
共同守著某個祕密的高中生接二連三被殺,是為了掩蓋犯罪還是揭穿真相?
接連出現在甄愛身邊,鏡子上情話綿綿的血字又是誰在窮追不捨?


她是惡魔之子,他是希望之光。
言溯很想知道,解開密碼之後,苦苦糾纏她的黑暗過去是否就能豁然開朗?


只是,
她散發的雌性荷爾蒙已經造成他體內雄性荷爾蒙分子的紊亂和不安,

現在還要他牽她的手,哼,真煩躁!


《親愛的阿基米德(中)》
接下來就靠妳繼續解密了。如果妳相信我,妳去什麼地方,我都會陪妳去。

甄愛知道,言溯正式嚴謹、邏輯縝密、句式複雜,感情強烈又文學性十足的告白已經打動了她冰封的心。

那個孤僻自信,不擅人際溝通的言溯正在一點一滴讓她的生活添上鮮豔色彩。

楓樹街銀行的殺人遊戲告一段落之後,為了解開哥哥留給她的密碼,甄愛和言溯來到北方孤島上的神秘古堡。

陰森古堡裡,有十三個和同團成員一模一樣的蠟像。

讓人毛骨悚然的是,一個個被破壞的蠟像彷彿準確的死亡預言。
暴風雨中,同團成員接連被殺,死狀離奇詭譎。

各懷鬼胎的成員之中,有人覬覦十億財產而來,也有組織為除去背叛者派來的殺手,更令言溯擔憂的是,那個男人,似乎也親自來了……


《親愛的阿基米德(下)》
甄愛不敢相信,言溯和她求婚了。在億年難遇的星空中,兩人纏綿難分。
但來自過去的惡魔如影隨形,鍥而不捨,勢必粉碎她的世界,將她重新禁錮。


甄愛的行蹤再度暴露。屢屢現身於她面前,俊美而殘忍的A背後,狠戾的B醞釀著更徹底的惡意與更冷酷的陰謀。

極其殘酷的性幻想虐殺案之後,出現了第六個犧牲者。同時甄愛失蹤、Holy Gold俱樂部五十六名女子性命垂危。
FBI特工勾勒犯罪畫像,最符合兇手條件的人,竟然是……言溯?
  

如果你死了,我會害怕活下去。
她阻止不了言溯與惡魔正面對決,只能望著世界轟然坍塌。
但她是言溯的甄愛,只有她才能解開言溯隱藏在告白中的密碼,親手和組織作出了結。

有些事,不會因為危險而不去做;有些人,不會因為危險而不去愛。
For you, a thousand miles!



心得:

這個故事真的是出乎意料的好看,感情線出乎意料的飽滿且深刻,劇情驚險刺激之餘還帶點笑料,最讓我出乎意料的是言溯這個角色了,剛開始看得時候,還因為言溯所表現出來的冷漠跟孤僻覺得會很難啃完這個故事,可是沒想到,隨著故事展開後,發現言溯除了是個學富五車的天才之外,孤僻的個性底下有著他獨特邏輯帶來的笑點,總之他就是個性出乎意料有趣的角色。
 

“「那輛車挺好看的。」言溯看似隨意地開口。
「啊?有嗎?」
「都朝妳撞過來了,還看得那麼入神。」聲線還是那麼低沉悅耳。
甄愛臉一紅,知道他又是諷刺她反應速度慢了。
果不其然。
「妳的反應速度還真是……」他無語地咬牙,臉上是少見的不耐,半晌後,「妳是哪種單細胞生物?草履蟲?藍藻?」
……
「不,草履蟲都比妳快。」……「妳的神經反射弧長得簡直可以繞地球五圈了。」”

“「妳發燒了?」
甄愛:「……喝了紅酒。」
「東西都沒吃妳喝那麼多酒幹什麼?妳的一些生活習慣還真是……」言溯皺眉,「妳該不會是那本書的作者吧?」
「哪本書?」
「《早死的妙訣》!」
「……」”

 
剛開始的言溯很喜歡講話諷刺甄愛,像是他很愛笑甄愛的反應慢,這些尖銳的話語不會讓人感到尖酸刻薄,反而會因為言溯獨特的聯想法覺得想笑,這些言溯的諷刺對甄愛這個對人際間話語敏感度很低的人來說,不但不會因此刺傷甄愛,還因為甄愛可以忍受言溯的這種奇特聯想,而逐漸建立起兩人之間的往來。
 
於是接受CIA證人保護計畫的甄愛,一改之前躲躲藏藏的生活方式,跟著言溯到處跑,不但跑去參加言溯大哥的婚禮,還跟著言溯到處破案,「藥、謊言、惡作劇」一案最靈異,「糖果屋歷險記」一案很有柯南故事的味道,孤島恐怖連環殺人案,驚險恐怖之餘還揭露了甄愛家族的過往歷史,「愛之性幻想」一案最為血腥殘忍,到了最後一個故事「嚴肅的真愛」則完全展現了言溯的感情,他愛甄愛的這份感情真的只能用「情深似海」來形容了,依這些案件的血腥驚悚程度,如果這部小說真得要改拍成電視劇,大概只有美劇的那種尺度的編劇才能原汁原味呈現了。

其實這個故事的好幾個地方都相當有「名偵探柯南」的影子,像是「糖果屋歷險記」的孤島連環殺人案,還有甄愛的背景設定也跟灰原哀的設定很相近,其最大的差別就是甄愛還多了兩個如魔鬼化身、一直追著她不放的愛慕者,同時也是甄愛出身的神秘組織SPA的首領─代號「A」的亞瑟跟代號「B」的伯特,其他細節裡也很有柯南的影子,像是言溯送給甄愛彩蛋時提到的俄國皇室那種可以嵌入皇室照片的彩蛋,還有在番外篇「言溯、甄愛及寶寶的列車解謎」中言溯那番對誘惑的推論也都曾出現在柯南的故事裡。
 

“跟著我乖乖的走,別老想往人家的汽車上撲,妳的屬性是飛蛾嗎?”

“他靜靜看她兩、三秒,覺得她這樣呆滯又略顯懵懂的樣子很是可愛,不知不覺就沉了聲線,說:「為了滿足妳的好奇心,我都帶妳來這裡了。怎樣,開心嗎?」
低沉的男聲在逼仄昏暗的小房間裡,很是蠱惑人心。
他,在逗她開心?
甄愛完全無法理解他的思維,持續發懵:「為什麼?」
言溯依舊杵在她跟前,近距離看著她:「音樂會前,妳問我是不是沒抓到兇手。那時我說話的語氣好像重了點,表情也不對。所以妳不開心了,就不和我說話。那麼,我要逗妳開心。於是我帶妳來這裡,滿足妳的好奇心。」
他眉稍微挑,略帶邀功的意味:「我做得還好嗎?」
甄愛張了張口,她哪有不開心不說話?
原來,腦補跟神展開是這個意思。
不過,這樣一想想,他這種以為她不開心就帶她來深夜的檔案室看殺人案的哄人方式還真是……好酷!”

言溯看看手錶,已經快淩晨,腦中莫名劃過一個想法,甄愛累了吧?剛要叫她回家,卻發現這丫頭竟然貌似津津有味地看著哈維……
言溯再次不高興了,這次是真。
他腦袋迅速開始啟動運轉程式,甚至比剛才推理還快,分析分析!
她為什麼要看哈維?認識他?覺得他好看?他聲音好聽?喜歡他職業?
她為什麼不看他?……#¥*%¥……不覺得他好看?不認為他聲音好聽?不喜歡他職業?
不!可!能!他是好!沒有哪個男人比他好!
言溯滿意而機械地笑了笑,腦袋繼續想——
嗯,這個問題出發點好像不對……
他為什麼希望她看他?他為什麼不希望她看別男人?他為什麼要像她證明自己是好?
就像公孔雀開屏,就像雄鸚鵡披上彩色羽毛,就像……默默腦袋裡列舉出了幾千種公雄性動物表演和展示行為後……
這不科學!
他比孔雀鸚鵡等一系列生物都要聰明!”

 
在言溯與甄愛相處的時間越來越多後,言溯就像所有墬入愛河的人一樣,第一次因為甄愛注視別的男人而感到吃醋,也在意甄愛高不高興,還因為甄愛感到心疼,因為言溯終於找到他的靈魂伴侶,所以他出現了完全不同以往的感情變化,他對待別人的方式依然沒變,但他的世界裡多了一個可以讓他付出那些關心、不安、喜愛情緒的人。
 
不過因為他是天才言溯先生,不是普通人,所以他面對這些情況時也都用他獨特的邏輯思考方式來解決,像是他覺得甄愛不開心,就帶她到檔案室看一整晚的檔案來滿足甄愛的好奇心,他吃醋就拿一堆動物來跟自己相比……,我很喜歡他那「聽心愛的女人自發地用他心愛的學科論證問題,世上沒有更讓他覺得愜意的事了」的心情表現出來的驕傲跟心滿意足,也很喜歡他總是會拍拍甄愛的肩,然後說些溫暖的話鼓勵甄愛,我更喜歡藏在言溯嚴肅個性裡的搞笑因子,像是他跟甄愛到幼稚園作社區服務,原本他對這些小孩的態度是「命題A:小孩子是世界上最沒有邏輯的生物;命題B:言溯排斥一切沒有邏輯的生物;結論:言溯最排斥小孩子。」結果,甄愛才說:「你以後也會有自己的小孩,當是提前訓練不好嗎」言溯就他的邏輯神展開變成……他跟甄愛以後會生個小孩,所以他不可以排斥小孩,現在全當練習,然後他拿把吉、一副正經的樣子唱出完全打破大人為了小孩編織的善意謊言的自編歌曲……,整個就是超級有言溯個人風格的搞笑,這種老是出人意料的言溯式搞笑風格,讓整個故事的氣氛都變得比較輕鬆了。
 

"「可你不是害。」誰都辯不過他,「Ai,關於生命長短和死亡的問題,我們之前討論過。」
甄愛好一會兒才想起,去紐約的車裡,他說:「如果我生命的旅程到此為止,我也可以問心無愧地視死如歸,因為,我從未把我的力量用在錯誤的地方。」
言溯知道她想起來了:「Ai,我認為和你在一起,並不是把我的精力用在錯誤的地方。正因為熱愛生命,我才熱愛你。」
甄愛的心被震撼了,當初那一刻的心情複製到了現在。
即使厄運尾隨,她也要豁然開朗。
她的愛問心無愧,即使戛然而止,也沒什麼可遺憾的。
至於他,他的生命他的愛,從來都是這樣,無懼無畏,坦坦蕩蕩。
她抿唇:「好,我不怕。」”
 

作者玖月唏是這麼描述言溯的:「一個很好的人,他正直,堅定,單純,透明,澄澈,乾淨,善良,有信仰,不迷茫,有希望,有光明,不消沉。嚴以律己,寬以待人。」言溯從小就是個跳級跳很大的天才,但他最難得是即使如此聰明也不會傲才恃物,他身上散發出完美紳士氣質,有著相當堅定的大是大非觀念,即使他在許多人眼中都是非常厲害的天才形象,但他對自己的事情並不會因此而有半刻疏忽,就像他說的:「我說我不會犯錯,這不是自負,而是態度。」因為他的推論,決定是否會放過一個罪大惡極的兇手或是冤枉一個無辜的百姓,所以他對自己的事情用最認真的態度來處理以示負責,這麼一個集天賦與謙卑、正確價值觀於一身的角色,簡直到達直逼完美的境界了。
 

甄愛沒精打采地走出法庭,一路上都耷拉著腦袋。言溯看了,不解:「甄愛,為什麼你看上去像一隻被人揍癟了茄子。」
甄愛忿忿抬頭,瞪他:「我是被你揍成這樣!」
言溯加不理解地蹙眉:「揍你?可我今天都沒有碰過你。」
說到這兒,仿佛提醒了自己今天任務沒完成,趕緊抬起手,依舊笨笨地她肩膀上拍拍,一下,兩下,以示安慰。
可臉上表情沒調整好,僵僵地說:「甄愛,不要難過。」半晌還加一句,「我會陪你。」
甄愛被他機器人一樣不會帶感情聲音弄得哭笑不得,扁扁嘴:「什麼陪我?說那麼好聽!你自己也受了處罰,本來就要去社區服務。」
這話一說出口,她突然心情很好。
啊,就像言溯說,每次能夠反駁到他,她都莫名地心情好。
這,果然是增加親密感好方法呢!”

 
將較於言溯如此突出的角色設定,甄愛這個角色平時看起來遜色不少,跟言溯在一起的時候,總是反應慢半拍,不過也是她的這種個性,才有辦法接受言溯那種與眾不同的個性,她最綻放光芒的時候是她在推理跟面對危險時的反應,甄愛從前在SPA組織的時候,因為長期無人教導她是非對錯的觀念,導致她連面對亞瑟跟伯特的殘暴作為也沒有對錯的想法,是她逃出SPA之後,接觸了外面世界的是非對錯觀念,才開始認為亞瑟跟伯特的行為是錯的,但甄愛雖然逃出SPA了,可她還是活在父母親是邪惡科學家的陰影下,不管因為證人保護計畫換了幾次身分,唯一不變的就是她始終都在進行研發父母親製造出來的邪惡藥物的解藥來贖罪,藏在波瀾不驚的平靜表面下,是過往那些非人歲月裡堆砌出來的冷漠跟無欲無求,甄愛表現出來的堅毅是讓言溯最心折的地方,同時也是讓他最心疼的地方。
 

他沒有絲毫猶豫:「喜歡,喜歡得很深。」
甄愛的心怦怦地跳,激動又惶恐,血液都沸騰起來。
這是表白了嗎?
當然不是。
他再度開口,說出來的話卻很書面:「Ai,很抱歉那天沒有徵求同意的情況,用科學……詐欺的方式親吻了妳。對於這種被雄性激素衝昏頭腦的愚蠢且不文明的行為,我表示非常羞恥。」
「對於行為本身,我認為它雖然不恰當,卻十分客觀地體現了我對妳深刻的情感。那不是一時心血來潮,而是因為我對妳的愛慕與日俱增。可遺憾的是,由於我對感情領域的不熟悉和缺乏經驗,我沒有控制好我的行為。對不起。」
「可是Ai,妳不要因此認為我對妳的感情是輕率的。相反,我堅持寧缺毋濫的原則。即使終身孤獨一人,也絕不會將就。我已深思熟慮,我很確定,如果這世上真有一個和我心靈相通靈魂契合的,那就是妳,只能是妳。」
「我說過,妳是我見過最好的女孩;我知道,妳有沉重的過去,但我願意和妳一起面對,願意走進妳的世界,也願意讓妳進來我的世界。願意牽著妳,把妳從灰暗的記憶裡帶出來;也願意讓妳牽著我,帶我從孤獨的世界裡走出來。」
她的心又暖又酸,沒想到他竟把她的心思全看透。
這段正式又嚴謹,邏輯嚴密,句式複雜,感情彩強烈又文學性十足的話,完全超出了甄愛的承受範圍。她喪失了思考的能力,全然沉溺進他深深的眼眸裡。
他臉色微紅地抬起下頜:「另外,作為我喜歡的,妳可以終身無償享受很多福利。無論智力心理還是身體。妳要是喝醉了或不想走路,我可以背妳;妳不懂的事,我都會盡心盡力替妳解答;要是不開心,我會妳哄開心。雖然這項還要多多學習,但妳知道,我是個天才,我的學習能力很強,一定會學到令妳滿意,哦不……妳要求太低,學到我滿意為止;只要妳開心,妳隨時都能在我的繃帶上寫字畫畫。還有最大一個只給妳的特權,妳可以碰我的任何東西,包括……我的身體。從現在開始,妳就可以行使妳的權利了。」”

甄愛還是搖搖頭,很乖:「就算和你一起很多年,也不會無聊。和別人在一起才無聊呢。」
言溯笑了。
甄愛自顧自地感慨他小小的不自信很是窩心,還準備再誇他幾句,沒想到他挑了挑眉,頗帶驕傲:「Ai,我很欣慰,自從認識我後,你的品位和精神境界都取得了提升和飛躍。」
甄愛呐呐半秒:「可是,我沒認識你之前,我也不覺得生活和工作無聊啊。」
言溯的臉色僵了一秒,低聲對自己說:「沒注意到這個問題。」”

分明什麼都不能思考,卻偏偏想到了甄愛,莫名想到她右手腕上的傷。只是一想,胸腔便湧上一種比電擊還要沉悶,還要凝滯的窒息感。
是前所未有的心疼!
想起她握著刀叉切牛排時笨拙又困窘的樣子,他的心臟驟然像被誰狠狠揪扯,垂著頭,眼淚就砸了下來。
他的記憶裡,自己從來落過淚,即使小時候受欺負也沒哭過。但認識她後,就不同了……
他也以為,自己對死亡視之泰然,從容不迫。可是現在,突然間很捨不得,很不想死了。
突然間,還想在這個世上多活幾天。
突然間,還想多見她幾面……
身上的疼痛,遠不及思念帶來的蝕心入骨的痛苦與惶恐。
想起那天匆匆的分別,她歪頭靠在他手背上輕蹭著落淚,他說“記得堅強、記得勇敢記得微笑記得自由、記得……我。」
可她只是流淚,輕輕嗚咽:「S.A.,如果你死了,我會害怕活下去。」
這正是他害怕擔心的。每每想起這句話,他的心就像被戳了千瘡百孔。
他不想死,怕甄愛從此失去了笑容,怕她變回去之前的甄愛。沉默又冷清,那麼冷的冬天,不戴手套,不穿保暖靴子,腳腕上綁著冰冷的槍,一個人從寒冷的山林裡走過。
怕她再也不多說話,不哭也不鬧,穿著空蕩蕩的白色長袍,靜靜站在試驗台前,日復一日地寂靜做實驗。沒有朋友,沒有親人,不會撒嬌,不會任性。
怕她從此不憧憬未來,也再不提過去。
怕她從此孤獨一人,就像對待她哥哥的事一樣,把他塵封在心裡,再也不對任何人提起。
怕他若是死了,她會害怕活下去。
言溯深深低著頭,忽然微微笑了。
所以,Ai,我一定會回來,回來妳身邊。”

 
玖月晞說她想寫一個「精神的獨立與合一。在於彼此對自己,對對方,對世界,相似的認同。這種認同不是互相說服,而是發現另一個自己,是相似的獨立靈魂之間天然的吸引,不需要去迎合,也不需要遷就。」就是這樣相似的靈魂,才能讓言溯跟甄愛背景相差如此之大的兩個人被對方吸引,言溯跟甄愛都在對方的靈魂上看到一個跟自己一樣乾淨單純卻又遺世孤獨的影子,但同時他們也看到彼此與自己最大的差別,言溯從甄愛身上找到一個聽得懂他的話又同時比他更接近普通世界的樣子,而甄愛則從言溯身上看到光明跟希望,這一對可以算是我看過這麼多愛情小說裡,第一個讓我直覺湧上「靈魂伴侶」的一對組合。
 
最讓人揪心的片段就是言溯被伯特囚禁虐待,即使已經全身傷痕累累,仍然心疼著甄愛,拼命想要維持自己的生存意志,只怕自己真得死了,甄愛會回到相識前那般對生無渴望的漠然,甚至會因為得到過這麼好的一個言溯,然後歷經得而復失的悲愴後,會讓甄愛更加對生存毫無念想。

雖然男二亞瑟跟伯特也都表現出對甄愛的深情,可是這樣的深情不但令甄愛無福消受,還成為她不能與過往徹底斷絕的魔爪與包袱,這兩個人的占有慾對甄愛不是好事,反而是阻擾她追求幸福的陰影,他們的深情不假,但不可置疑的是他們絕對不是好人,還是有著強烈執著慾望的變態,而且在我們沒看到的甄愛過往裡,甄愛身上那些無法治癒的傷害,難保不是他們兩個默許下的傑作。
 

他真的一個個敲門去問,可誰都不知道Ai是誰。駕照電話簿也都查不到。
言溯想得很辛苦。
頻繁的腦震盪和重傷毀掉了他部分的記憶。他記不得他們相處的事,記不得她的聲音,記不得她的相貌,甚至記不得她的名字。
唯有一種纏綿卻堅定的情感:這個模糊的女孩是他的真愛。”

 
出書版的結局跟網路版的不同,網路版中,Holy Gold事件之後,言溯好不容易從極重的傷中復原,可是卻忘了甄愛的所有回憶,只是腦袋裡依稀還記著當初深愛著甄愛時的那份感情,所以他帶這個殘存的感情記憶,走遍世界各地只為尋找那個腦海中模糊的身影,而甄愛又被亞瑟帶回了那個她非常想逃離的地方;然而實體書版的結局是,言溯依然因為重傷忘了甄愛的一切,可是他依然憑藉著腦海裡那股殘存的深愛情感,走遍世界各地尋找甄愛,而甄愛這次不是被亞瑟帶回去,而是被政府重新保護起來,等三年一切塵埃落定之後,她才重回言溯的城堡住家,一如初相見時的情景,他們終於可以團聚,實體書版多了最後一段,就將整個結局的方向翻轉,如此深情的言溯如果最後只能落到走遍世界各地尋找甄愛的下場就太悲慘了,所以實體書版的結局才是對言溯的深情最好的回報,當然跟著一起收錄的番外篇裡更佳甜蜜了描寫言溯與甄愛的之後生活,他們依舊恩愛如初,還有可愛的小小溯,另外番外篇也收錄了以甄愛哥哥Chace為主角的故事還有言溯跟Chace的相處往事。
 
甄愛的哥哥Chace的故事並沒有在這個故事裡完整交代,像是他將搶來的十億美金究竟藏在哪裡?還有他為什麼要騙言溯按下錯誤的按鍵引爆炸彈自殺…等等,這個疼妹妹的好哥哥那些未完的故事跟殘存的謎團是這個故事最讓人感到唏噓的地方。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