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細雪舞 漫步行
關於部落格
莫聽穿林打葉聲,何妨吟嘯且徐行。

竹杖芒鞋輕勝馬,誰怕?

一簑湮雨任平生。

料峭春風吹酒醒,微冷,山頭斜照卻相迎。

回首向來蕭瑟處,歸去,去無風雨也無晴。
  • 134033

    累積人氣

  • 54

    今日人氣

    0

    追蹤人氣

(試閱心得)《寄居蟹之女》- 誰是被害者,誰又是加害者?發現時,已經太晚了... by.櫛木理宇 譯者:張鈞堯 尖端出版


介紹:

作者:櫛木理宇  
譯者:張鈞堯
出版社: 尖端
出版日期:2015/11
卷數:全  1  本

 
誰是被害者,誰又是加害者? 
無法決斷的衝擊結局! 

 
在日狂賣500,000本!喜歡「支配系」與「洗腦系」的人絕不可錯過! 
 
總之,千萬不能讓那個女人進來。 
否則你將看見家族「互噬」的悽慘光景。 


◇恐怖小說大獎雙冠王櫛木理宇,探討人性崩壞的驚人之作── 
‧榮獲第19屆日本恐怖小說大獎與讀者獎! 
‧榮獲第25屆SUBARU新人獎! 
‧《惡之教典》、《來自新世界》、《雀峰》貴志祐介絕讚推薦:「具備奇妙又詭異的溫度,卻毛骨悚然無比,令人聯想到蜜蜂被占據蜂巢、吃光幼蟲的悲哀。連心理恐怖小說都比這部作品要清爽得多。」 
‧媲美日本ORICON暢銷榜累積超過五百萬本、譽田哲也改編自「北九州監禁殺人事件」的年度最爭議話題小說《野獸之城》! 

◇日本讀者評價── 
‧「讓人聯想到『尼崎桶屍事件』,法律的無能簡直荒謬到讓人發痛!」 
‧「嘔……好噁心,把感情放到主角身上之後,就邊讀邊胃痛,大家務必在心情好的時候才看這本書。」 
‧「最可怕的並不是被洗腦,而是到了最後,根本分不清誰才是犯人、誰才是被害者……」 


 
好喜歡你的家,所以,要把它變成我的。 

那個「家」,本來就壞掉了。 
家庭主婦留美子,因為兒子意外過世打擊過大而放棄生活,對丈夫及三個女兒都不理不睬。某天,她在家門口遇見一個疑似被棄養的髒瘦小孩,而他和自己身亡的兒子名字同音。 

難不成,他是上天派來填補她傷口的……留美子力排眾議收留了小男孩,但幾天後,身穿白色洋裝、臉抹厚厚白粉的可疑女子「山口葉月」出現,她自稱是遭受家暴、無家可歸的男孩母親。 

兩人開始在這個家「寄住」。葉月來後,一切彷彿回到正軌,眾人品嚐到久違的「家」的溫暖;葉月的關懷無比細緻貼心,既然試過那份甜美,就無法再回頭…… 

【作者介紹】
櫛木理宇
1972年出生於新潟縣。2012年以《Haunted Campus》獲得第19屆日本恐怖小說大獎與讀者獎,同年以《紅與白》獲得第25屆SUBARU新人獎,達成雙冠記錄。
著有《Haunted Campus》系列、《紅與白》、《避雷針之夏》、《Dreamdust Monsters》等等。

心得:


這個故事從頭到尾,都讓我讀的毛骨悚然、心驚膽跳,故事中那一連串命案的兇手山口葉月可以說她根本就不配被稱作為人,其心之貪婪、其手段之殘忍,簡直令人不敢想像到泯滅人性的地步,更可怕的是這故事居然是改編自真實發生過的命案。
 

“並不是所有人都如此堅強。大多數人喜歡「他人決定的原則」。覺得按照別人鋪的軌道移動比較「輕鬆」,喜歡不用負責的立場、不起眼的地位、麻煩較少的職責。
將一切委由他人處理的感覺只要經驗一次,就會得到「輕鬆」以上的「快樂」。隸屬的喜悅是真實存在的。
斯德哥爾摩症候群。拘禁反應。心理控制。
雖然名稱各有不同,但總歸來說都是「人類會自行適應身處的環境」。即使在旁人的眼中多麼異常,當事人依然認為理所當然,會抱持使命感,甚至覺得幸福。”

 
將這種心腸極其歹毒的人稱為寄居蟹,有點黑化寄居蟹的嫌疑,人家寄居蟹可是只寄居於死亡的軟體動物遺留下的殼,而山口葉月做的則是破壞原本人家過的好好的家庭,不但謀財又害命來達成自己的慾望,山口葉月的裝扮原本就很怪異,「像是以抹刀塗上厚厚的底妝,再以粗眼線重新描出埋在底下的雙眼。嘴唇也是。與其說是化妝,不如說是在原本的臉上畫另一張臉。天氣明明悶熱,連身裙卻是縫滿荷葉邊的長袖款式,而且她還戴手套。是那種防止開車時晒黑,長度超過手肘的手套。」凡是有警覺心的人看到這種裝扮怪異到不願意以真面目示人的人時,就該有所警惕,可是山口葉月利用別人的同情心為這些怪異裝扮找到最好的理由,接著透過那戶人家家人心裡的弱點,一點一滴侵入那些目標家庭,透過最溫柔耐心的陪伴,讓家人們盡情的傾訴心中的煩惱、對其他家人的不滿等等心事,等大家一回神過來,山口葉月已經操控住這個家裡所有人的弱點,而且山口葉月用讓這些家人無法睡覺的方式讓他們極度疲倦到無法思考也無法自己作出判斷的地步,將所有的控制權都交到山口葉月的手上,讓她替他們拿主義,久而久之他們變得只能傻傻地任由山口葉月擺佈,在山口葉月的心理戰操弄下,不但順利達到她謀財的目的,還鬧的家人間互相仇視甚至到互相殘殺地步,因為直接下手的兇手都不是山口葉月,加上山口葉月可以徹底抹去在這家中生活的痕跡,所以每次她都可以順利從目標家庭脫身,也不會被警察發覺,只是有「一個穿著怪異的女子在案發期間寄居在這個家」的消息還殘存留在那些破碎家庭的鄰居或親人口中。
 
這次山口葉月一夥人盯上了皆川家,利用皆川留美子喪子之痛,讓同夥裡年紀最輕的小朋友化名跟留美子兒子名字讀音相同的名字朋已,還捏造一個可憐的身世來讓留美子想要留下朋已填補失去兒子的空虛,隨後化身為朋已媽媽、同樣身受家暴陰影的山口葉月出現,利用大家的同情心和留美子想留下朋已的想法,跟著一起住進了皆川家,皆川家本來就已經因為小兒子身亡而變得分崩離析,只是表面還維持著一個家的樣子,皆川夫婦早就已經是同床異夢,父母子女之間的感情早就已經不和諧,大女兒琴美太過沉默寡言,二女兒美海又被留美子所討厭,小女兒亞由美更是被奶奶寵的驕縱任性,所以從這次山口葉月選上皆川來說,她就是利用皆川家人對彼此毫不關心,來逐個將她們孤立起來,等到美海終於肯正視這個太過詭異的狀況時,媽媽、大姊琴美、小妹亞由美都已經被山口葉月一夥人利用長期的心理控制降低她們的思考能力並且極盡所能的挑撥離間彼此感情,讓原本感情就不是相當和睦的姊妹間變成仇視,不過這對一直受到冷落的美海來說反而是一件好事,山口葉月一夥人最後才對美海下手,才讓美海在這起事件中受到的精神損傷程度最輕。
 
如果皆川家是個和樂的家庭,如果皆川家的媽媽、大姊、小妹不是那種雖然有家人,但卻無法傾吐心事到彷彿到孤身一人的境地,也許山口葉月就不會有可趁之機,山口葉月就是識破那些人心中的孤獨,像一條毒蛇,在擺上甜美花蜜的同時,慢慢縮緊對獵物的拘禁,最後瞬間大口一張將獵物吃的乾乾淨淨,這個故事絕對不是要教人為惡,反而是要讓人見識到人性最黑暗的一面,然後珍惜家人、朋友的存在,自己一人也許可以過的很逍遙自在,但需要幫忙時,只有這些家人、朋友才不會吝於伸出救援之手。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