細雪舞 漫步行

關於部落格
莫聽穿林打葉聲,何妨吟嘯且徐行。

竹杖芒鞋輕勝馬,誰怕?

一簑湮雨任平生。

料峭春風吹酒醒,微冷,山頭斜照卻相迎。

回首向來蕭瑟處,歸去,去無風雨也無晴。
  • 95580

    累積人氣

  • 17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心得)《深夜烘焙坊:凌晨零時的暖心配方》- 深夜才營業的魔幻麵包店,帶來最溫暖人心的美味關係...... by.大沼紀子 譯者:王蘊潔 三采出版

充滿人情味的麵包,傷心的人請大口咬下!
即使是孤單一天,即使沒有溫暖的餐桌
麵包也能帶給每個人不變的幸福

 


介紹:

作者:大沼紀子
譯者:王蘊潔
出版社:三采
出版日期:2012/05/05
卷數:全   1   集


記憶中總有個透著熱氣的香味,
輕咬一口,才知幸福的孤單是這個味道……。
日本讀者一致讚譽2011年讓人「哭了」更「餓了」的療癒佳作。
深夜才營業的魔幻麵包店,帶來最溫暖人心的美味關係。

★日本發行兩個月立即加印8刷、全系列銷售突破40萬本!
★日本亞馬遜書店讀者4.5顆星評價。

充滿人情味的麵包,傷心的人請大口咬下!
即使是孤單一天,即使沒有溫暖的餐桌
麵包也能帶給每個人不變的幸福

「歡迎光臨,本店的麵包剛出爐唷 ~ 」

「暮林烘焙坊」是一間隱身在東京某高級住宅區,只在晚上十一點至凌晨五點營業的深夜麵包店。

店內總是有兩個身影,滿臉笑容下透著神祕氣息的老闆,和霸道、毒舌,唯獨對麵包傾注異於常人般愛情的麵包師傅。

愚人節那晚,女高中生突然闖入,開口就是要求寄宿在這……!

在這奇妙的空間裡,三人身邊開始發生一段段酸甜滋味的人生故事。

Open
東京的某住宅區前,有一家深夜十一點開店,兩個型男店員經營的烘焙坊。開張半個月,篠崎希實突然成為闖入這麵包坊內的第一個不安因素。

─混合材料─ Fraisage
被布穀鳥母親到處托卵的希實,很早就了解這世界就是個巨大的鳥巢,惟有透過不斷的爭奪、排擠其他幼鳥,才能存活下去。卻因為一個不起眼的菠蘿麵包,人生重新開始。

─揉麵&第一次發酵─ Petrissage & Pointage
小學三年級的木靈從小就有喜歡東走走、西看看的習慣。是跟他的名字有關嗎?總是期盼趕快長大的他,與暮林麵包坊的相遇讓他把對織繪的愛完全展現在麵包上。直到織繪回家的那一天……。

─分割&中間發酵─ Division & Detente
斑目是個變態。一個正大光明承認自己是變態的變態。正因為這樣的「特殊」做事風格,不僅救了自己心愛的女子,也讓變態展現出他另類帥氣的一面。

─塑形&第二次發酵─ Faconnage & Appret
口紅、裙子、香奈兒香水。這是蘇菲亞變身成女人的三大武器。但男兒身女兒心的她,心底深處總是對自己感到自卑。藉由扮演木靈的「假媽媽」喚起了她自信女人的那一面。

─畫刀─ Coupe
弘基對事物的唯一判斷標準,來自於能否得到美和子的稱讚。也因為和美和子的相遇,讓他從向下沉淪的泥沼中逃脫。所以即使在美和子死後,弘基還是死心塌地的愛著她。

─烘焙─ Cuisson avec buee
暮林對什麼事都是微笑以對,那是因為不了解所以只能用笑容掩蓋。直到美和子的一句話,「你沒有心沒關係,我的分一半給你!」。暮林的人生開始感受到真正的溫暖。

Closed

心得:

這個故事的組成份子組成方式相當不合常理,但卻是個相當溫暖的故事,看完之後會有滿滿的暖意洋溢在心頭喔~
 
為什麼說組成方式不合理呢?我指得是這些主要角色跟暮林烘焙坊結緣的方式都相當特別,老闆暮林陽介原本是個奔走於國際從事人道救援工作的上班族,妻子美和子則在住在日本從事她深愛的麵包事業,可是當美和子意外身亡之後,暮林驀然回首卻發現自己跟妻子的共同回憶居然如此稀少,所以他就帶著對妻子滿滿的懷念,決定留住妻子留下的最後念想,在美和子原本麵包店的地址重新開起烘焙坊,但他對麵包卻是一竅不通,所以就必須仰賴弘基的能力了,弘基是個暗戀美和子,然後追著美和子輾轉於各國學習麵包知識、年輕帥氣卻相當毒舌的麵包師傅,神奇的地方就在這裡了,對弘基來說,暮林就是情敵的存在,可是他們兩個卻可以帶著對美和子的思念,不但和平共處,還可以一起開起麵包店。
 
之後闖入女高中生希實,雖然自稱是美和子的妹妹,但就理論而言根本不可能,因為美和子的父親早就已經過世20年了,而年紀未滿20的希實根本不可能是美和子的妹妹,可是暮林為了成全美和子的承諾,收留了這個又被布穀鳥媽媽遺留下來的孩子,不但供她食宿,還拉著希實到烘焙坊工作,讓希實灰暗的世界裡,開始透進溫暖的光線。
 
這個故事沒有一個壞人,就連斑目擁有那種無疑會被大家認為是變態特殊癖好的人,都從一周兩次的麵包宅配,被這家烘焙坊流露出溫暖渲染力所吸引,主動走出他的象牙塔,跟烘焙坊的人們打成一片,最後還靠著他那變態的喜好─偷窺,在尋找木靈母親跟爭取木靈撫養權的事件上起了很關鍵性的作用。
 

善意也是會被渲染的,如果希實沒有遇到暮林跟弘基,沒有從他們身上感受到不求回報的人性善意,也許她會一直沉浸在母親長期不負責任的將她到處寄託別人家的自怨自艾之中,那她就一定不會對跟她有著類似遭遇的木靈伸出援手,她最有可能做的就是袖手旁觀,因為她之前的觀念悲觀到必須說服自己是因為自己選錯了父母,才能獨自忍受這種被當成包袱到處丟的流離,可是現在她不一樣的,暮林跟弘基把溫暖帶給了希實,希實再拉著木靈的手走出黑暗,甚至連跟烘焙坊熟絡的客人也都感染了這股暖意,在濃濃的人情味跟好吃的麵包面前找到人生繼續前進的勇氣。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